從抗拒到臣服

「淡水好遠」每次聽到有人跟我說這句話,內在就有一個次人格很想把他的頭給扭下來(別怕,不會真的扭的)。
當初會來到淡水開工作室我並非是自願的,在總總因素下我來到了淡水這個無親無故的陌生地,在總總因素下我從合夥變成獨資,在總總因素下我從破舊吵雜的磚頭屋變成了現在40坪的月之聖境。來到淡水也八年了,這八年的歲月中我也曾想著離開、也曾因為「淡水好遠」這句話自暴自棄,如果沒有我的貓-小橘,我可能早早就放棄回到我的舒適區。

今天又再度聽到「淡水好遠」這句話,我以不再有情緒。這八年來我一直思考著為什麼神讓我來到淡水這個地方,後來我好像了解了月之聖境在淡水的目的,也漸漸的愛上了淡水這塊土地,雖然淡水不是我的力量之地,但我卻可以在這個地方活出我的力量,這真是神給予我的美好考驗呀~突然間,我不在自怨自哀了,我喜歡上了這一切。

淡水,這一個能一面靠山一面靠海的小鎮,有著台灣傳統的宮廟文化和西方洋人的天主教堂,雖然遠,卻是一個捷運能到的方便之地,即熱鬧又僻靜,這裡將所有的兩極合而為一,成為在北部的意外寶地。

我臣服的來到這裡,也愛上了這裡,淡水,我第二個家我的月之聖境,這也是讓人脫離世俗的休息之地。我常說,不是每個人都能來到月之聖境,距離已成了我第一個保護屏障,再來如果你不是有緣人(有迷失、探索、尋找的議題),月之聖境的守護靈也不會讓從來沒來過的你進來這裡。這裡很遠,我知道,所以只有需要的人才會來到這裡,這裡是我美麗的月之聖境。

#只要捷運到的了地方都不算遠
#日本都願意飛出去淡水你說遠我真的會想揍你
#下次有人再說淡水遠我叫小橘跟萊姆咬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之聖境。淡水spa-吻仔魚的芳療小屋

吻仔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