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昕澄和芊蘭在屋外嘻戲玩耍的同時,四周的空氣開始逐漸地降低。

 

「為什麼?……騙人!?芊蘭她怎麼會

曉摸摸真矢的頭「這是她自己所選擇的『命運』,誰也改不了。」

 

芊蘭單薄的身子抵擋不了刺骨的寒風,她依偎在昕澄身後「好冷!

昕澄也覺得不太對勁,但他開始發覺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他們的四周早已經被冰壁包圍,而且賽音商界正坐在他們前方的樹上。

「賽音商界!」昕澄做出了攻擊的動作。

賽音商界躲過了昕澄的攻擊,她跑到昕澄的身邊「沒想到你還活著,我還以為我已經廢了你一條手臂了呢!

「可惡的女人!

「呵呵呵!放心好了,我今天不是來找你麻煩的,對了!你不擔心你後面的女孩嗎?

被賽音商界一提醒昕澄才想起後面的芊蘭。

昕澄急忙轉頭尋找芊蘭「芊蘭!

芊蘭這時已經被一個綠髮男子給捉住了。這個男子全身上下散發出了一股桀驁狂妄的霸氣,而且他還有一雙有著無法隱藏噬血邪意的黑瞳。

芊蘭害怕地問:「你是誰?

「初次見面啊!『心者』!把妳守護多年的『東西』交出來吧!

「『東西』!?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那個男子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芊蘭感覺她的腰快被捏碎了「啊--------

「芊蘭!」昕澄馬上衝了過去。

那個人朝著昕澄舉起手,從他手中出現了雷電不停地往昕澄的方向攻擊,昕澄承受不了強大的衝擊而撞上冰壁「啊-------!」昕澄吐了不少血。

「賽音商界!

「是!

「把那煩人的傢伙給我收捨掉。」

「是的!夙影大人!」賽音商界走到昕澄的身旁「我說過了你只是再做垂死的掙紮……

昕澄撐起受傷的身體「我不會讓你們傷害芊蘭的。」

槍投射!」賽音商界將冰變成了一把把尖銳利刃「受死吧!」利刃開始攻擊昕澄。

現在已經沒有人打擾我們了,妳說是不是呀!『心者』」

「昕澄……」芊蘭不忍看到昕澄受傷的樣子,突然她驚訝地說:「你是……!

夙影嘴角淡扯,不以為意「你讀了我的心。竟然妳已經知道我是誰,就趕快把『東西』交出來。」

「『它』已經不在我這裡了。」

夙影掐著芊蘭的脖子「說!妳把『東西』交給了誰?

芊蘭不理會夙影的話,她將頭轉到一邊。

夙影順著芊蘭的眼光看去,突然他邪邪地一笑「沒想到『心者』也有心!

聽到這句話,芊蘭驚訝地看著夙影。

「妳選擇了什麼命運呢?『心者』!妳找回自己的『心』了,對不對?」夙影放下了芊蘭,他走到賽音商界的旁邊。

「住手!住手!」芊蘭大喊著。

賽音商界!夙影不理會她:這傢伙讓我來跟他玩玩吧!妳幫我看著『心者』,別讓她靠近這裡。」

「是! 夙影大人。」賽音商界走到芊蘭的身旁,她在芊蘭的四周下了咒語,突然間芊蘭的周圍出現一道透明的牆,這座牆完全將芊蘭阻隔在外。

「住手!快住手!」芊蘭不停地敲打牆壁。

夙影回頭看著芊蘭,他露出了邪惡的笑容:「你再怎麼敲打都沒有用的,不管你怎麼掙紮都不會改變什麼,因為這是妳自己所選擇的命運---------妳選擇找回自已的『心』。」

芊蘭淚流滿面地說:「我知道……這是我自己所選的命運……這是身為『心者』所犯下最不可饒恕的罪,可是我……昕澄快逃、快逃再不逃走你會被殺的,快逃

「芊蘭!」昕澄不懂為什麼芊蘭叫自己快逃走,但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夙影已經在他的面前。

「你就是『心者』心中最重要的人呀!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你快放了芊蘭!」昕澄的四周出現了一陣陣的強風。

夙影看了那些風「原來是風之族的後代呀!」他一說完就伸出手將昕澄的風給掐住,在一瞬間昕澄的風就在夙影的手中消失了。

「怎麼會…!?」昕澄驚訝地看著夙影。

「以這點實力就想要救出『心者』嗎?真有趣……我就跟你玩玩吧!」夙影突然消失在昕澄的面前。

昕澄四處尋找夙影的蹤影。

「你在看那裡。」夙影在昕澄的後面,他的身邊都被雷電包圍著。「如果你不專心一點,可就不好玩了,我可不想讓你這麼早就死。」夙影身邊的雷電就好像有生命一樣,自動往昕澄的方向攻擊。

昕澄不停地逃開夙影的攻擊,但他的速度還是比不上夙影的雷電。

 

「『命運!?』芊蘭選擇了什麼命運?」真矢不解地問。

曉仰望著天空「她犯下了身為『心者』所犯下最不可饒恕的罪---------找回自己的『心』。要成為『心者』就必須放棄自已的心,以透視別人的心為義務。『心者』是不能愛上別人的只要是她心裡最在乎的人,那個人就必須死!

「不能愛人……為什麼呢?芊蘭和昕澄是如此的相愛……」真矢不敢相信曉所說的話。

曉摸著極夢的頭「該回去了!極夢會帶妳回去。真矢,千萬不要去對抗命運試著去接受它,否則妳會很辛苦的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會的。極夢知道我在那裡,牠很聰明,牠可以給妳很大的幫助。」

真矢坐在極夢的背上,她轉頭看著曉「我不會認輸的,我不會就這樣輸給命運的

曉被真矢的話深深地震住。在真矢的身上,曉彷彿看到了真矢母親的影子。

曉揮舞錫杖「命運之輪已經開始轉動了」話一說完,曉就消失了。

===================結束======================

夙影身上的雷電全部都集中在他的手上「該結束了

當夙影要給昕澄最後一擊時,一團火球阻止了他的行動。

封廷和藍恆突破了賽音商界的冰壁「昕澄!

「你的同伴來救你了。」夙影放開了昕澄「傳說中的騎士嗎……?

封廷的四周出現了無數的火球往夙影的方向攻擊。夙影輕輕一閃就躲過了。

「昕澄,你還好吧?」藍恆查看著昕澄身上的傷勢。

「我沒事芊蘭……!快去救芊蘭!

「火之矢」從空中降下了一道道的火箭。

夙影手一揮「地衝擊雷!」土地被掀了起來擋住了像雨一般的火之矢。

四周的冰壁因為封廷的火而漸漸地溶化。

賽音商界這時也趕緊來幫助夙影「夙影大人!冰雪凍殺!

夙影看著封廷「你很厲害不過,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封廷!」藍恆和封廷使了使眼神,封廷看了藍恆和昕澄一眼,點點頭。突然,封廷、藍恆和昕澄三人同時對夙影做出了攻擊「爆炎火!」「水龍陣!」「綠疾風!

夙影將賽音商界拉到身邊「保護主人,是妳這個下人應該做的吧!」說完,他就將賽音商界推到了前面,讓賽音商界直接擋住封廷等人的攻擊。

「夙影大人……」賽音商界的身體在一瞬間毀滅了。

藍恆咬著牙「你真不是人!……你簡直是個惡魔!

「謝謝你的稱讚。」夙影環看著四周「你們太弱了遊戲結束。我已經不想在浪費時間

夙影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可怕的殺氣,他突然消失在大家的面前,封廷、藍恆和昕澄急忙四處地尋找。

就在這時,夙影出現在昕澄眼前,當大家還來不及反應時他舉起手正準備往昕澄的胸口刺進去……

「啊------------」芊蘭衝到昕澄的面前,夙影的手刺穿了芊蘭的胸口,她吐了一大口血,往後倒在昕澄的懷裡。

「芊蘭!芊蘭!」昕澄就像受到了驚嚇緊緊地抱住芊蘭。

「可惡!竟然傷到了『心者』!」夙影退後一大步。

藍恆衝向夙影「我要殺了你-------

夙影舉起手阻止了藍恆的前進「愚蠢的女人算了,只不過多殺了一個你們也會跟她一樣,受死吧!

「住手!」真矢坐在極夢的背上出現在他們的上空,她往下一跳擋在夙影的面前。

夙影看了真矢一眼「原來『東西』在妳的身上」他伸出手要抓住真矢時,極夢發出了很兇猛的聲音「極夢……真難得能看到魔幻之獸今天就放過你們吧!我是『赤獸』------夙影,想要報仇就好好記住這個名字。」夙影化成一道雷電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昕澄緊緊地抱著芊蘭,他的四周突然形成了一層「壁」,這些風漸漸變成了衝擊波,將所有的人阻擋在外。

「昕澄!快停止!否則你的體力是無法負荷的。」

不管外面的人如何喊叫,昕澄都聽不到。

「芊蘭-----------不要、不要死……不要!」昕澄哭喊著。

芊蘭虛弱地舉起手摸著昕澄的臉「別哭……別為我哭這是我自已選擇的命運,我不後悔找回自已的心

昕澄十分激動「你怎麼這麼傻!為了我,而……

「因為昕澄你很善良……」芊蘭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聲「……昕澄其實我…….

她用盡了全力在昕澄的耳邊說了一些話…….昕澄聽完後,久久無法言語。

昕澄緊緊抱著芊蘭「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衝擊波變得越來越強,悲傷、憤怒和絕望,使昕澄將力量解放到最極限。

「不、不要!芊蘭、芊蘭別走!--------------

失去芊蘭的昕澄,整個人完全崩潰了。

封廷和藍恆都被那強大的力量給震了出去,還好有極夢替他們擋住了衝擊波。

就在這時,真矢不顧任何危險闖進了昕澄的衝擊波。一陣陣的強風猛烈的打在真矢的身上,使得她快喘不過氣來,身體就像要爆裂開一樣「好痛好難受這種感覺以前也有過…!」真矢突然想起父母的死,還有第一次見到理亞的情景……

真矢對著昕澄大喊著:「昕澄!已經夠了,快住手!芊蘭用自己的生命來救你,你這樣子芊蘭看到會很傷心的...不要再傷害自己!

突然間,風停止了。

「昕澄…!?

昕澄握著芊蘭的手「芊蘭……芊蘭……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我也有好多沒跟你說好多話想告訴你……

=====================開始====================

藍恆依照水之族的傳統將芊蘭葬在艾緹利斯之泉的湖底。在送葬的行列裡,昕澄的身影卻…從頭到尾都沒出現。

「可惡!昕澄這傢伙到底跑去哪了?」封廷氣憤地說。

真矢望著天空,想起了昕澄抱著芊蘭那傷心卻絕的樣子,她閉上眼不敢再想,可是那痛苦的感覺一直揮之不去。

突然一陣微風輕輕地往真矢的身邊吹過,真矢驚訝地睜開雙眼「…!?

微風不斷地環繞在真矢等人的四周。

「昕澄這傢伙」封廷嘆了一口氣,他看著真矢「我們接下來要去哪?

真矢抱著恢復成小動物的極夢「我想回去祈禱之塔!我要問清楚我母親的事!

 

於是真矢再度來到祈禱之塔,但是當他們接近祈禱之塔時,他們被四周的景象給嚇了一大跳。原本綠意盎然的草原,現在卻變成一片死寂的荒地。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封廷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用最快的速度跑進了祈禱之塔。

「封廷!」真矢和藍恆也跟著進去。

封廷在祈禱之塔裡不斷地大喊「導師!預言師!你們在哪裡?」封廷看到了在一旁已化成石像的特洛夫他驚訝地退後一步「導!?怎麼會變成這樣那預言師呢?預言師!」封廷繼續往祈禱之塔內部尋找著。

真矢緊跟在封廷的身後,她懷裡的極夢突然發出了兇猛的叫聲。

真矢不解地問:「怎麼了?極夢!」極夢從真矢的懷中跳下來,直視著前方。她順著極夢所看的方向看去「封廷…?」前面正好是封廷,真矢走到封廷的身旁往前一看----------

不管是地板還是牆上都沾滿了血跡。

「曜--------!?」真矢被那怵目驚心的景象給震住了。

封廷的雙膝重重地跪在地上,他哭喊著:「為什麼會這樣……預言師、預言師

曜躺在血泊中,她的胸口被錫杖刺穿,鮮血還不斷地從胸口流出。

突然間,血全都凝結在空中,拼出了一連串的字:---------在光中孕育新生,在風中翺翔天際,當海水澄澈如鏡,吾將幻化為影,為冥火尋找光明---------

「這是!?

「這是曜所留下的最後『預言』。」曉從一旁走了出來。

就在這時字消失了,原本凝結在空中的血全都噴散到四處。

「你為什麼會在這?」封廷對曉充滿敵意。

曉微笑地說:「我呀!我剛好路過這裡!

「路過!?」封廷做出了攻擊的動作,團團火球往曉的方向飛去。

曉的前方好像有一層防護膜,使得火球無法接近他。

藍恆抓著封廷的手:「快住手!別那麼衝動!

封廷甩開了藍恆,他的拳頭重重地搥向牆壁「可惡……

「封廷!」真矢現在的心好亂,一切都失去了方向。曜的死,就好像帶走了所有的希望。

地殼又開始晃動。

「封廷!藍恆!!你們沒事吧!?」真矢因為強烈的搖晃而站不穩。

封廷倚著柱子「真矢妳呢!?妳也沒事吧!?

強烈的震動使得瑟麗斯安的土地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崩潰著。

真矢驚訝地看著窗外「……瑟麗斯安……要瓦解……

「命運之輪已經開始轉動了再過不久,瑟麗斯安就會完全消失。」曉看著真矢「現在不是妳迷惘的時候,順著『預言』讓五個支柱復活,是妳最大的使命。」

真矢看了看封廷和藍恆,她的眼神出現了以前所不曾有的堅定「我要救瑟麗斯安我不能讓曜所保謢的國家消失我要去尋找屬於自己的真理!

 

第一部結束《待續》

創作者介紹

月之聖境。淡水spa-吻仔魚的芳療小屋

吻仔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