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跡=======================

真矢走到泉的中心,在泉中突然出現了奇怪的字,而且這些字還圍繞在真矢的四周。真矢好奇的看著四周的字,不知道為什麼真矢覺得這些字好面熟。

……….闇星……隕落火焰…………壓倒眾生……」這到底是什麼?真矢的頭好痛,不知道為什麼好痛

真矢突然昏倒了,她的身體慢慢地沈入泉,封廷馬上衝了過去。泉中所出現的奇怪的字也消失了。

「真矢!真矢!」封廷擔心地喊著她的名字,從他把真矢救上岸後,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但真矢還是昏迷不醒。

「喵~~~~~~~~~~~~」一隻長得很像貓,耳朵又長長的動物不停地在真矢的身邊摩擦,就像要叫真矢醒來似的一樣。

封廷抱起這隻動物說:「你也在擔心她嗎?

「喵嗚~~~」這隻動物好像聽得懂封廷的話。

「喀喀!」真矢咳出了一些水。

「真矢!你沒事吧!

真矢在封廷的懷中醒了過來「我沒……只是好奇怪?

「奇怪?」封廷不懂真矢話中的意思。

「喵~~~~~」小動物又在叫了。

真矢看到這隻動物驚奇地大叫:「好可愛喔~~~~

「喵~~~

「這隻小動物很擔心你喔!牠一直在你的身邊守著你。」

真矢摸摸這隻小動物說:「真的嗎!

這隻小動物突然跳下來,跑到身旁的草叢裡。

「怎麼了?

不一會兒,這隻小動物從草叢裡咬了一本書出來。真矢和封廷、藍恆都好奇地走到小動物的身旁。

真矢拿起了那本書,翻開了幾頁:「這是……!?」那本書上的字竟然是真矢在泉中所出現的奇怪的字。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本書上?這隻小動物到底又是什麼?

藍恆抱起了那隻小動物說:「在這附近有水之族的村落,我們今晚先在那裡落腳吧!明天再回去。」

於是,真矢一行人就在附近的村落過夜。

 

「他們好慢喔~~~都這麼晚了!」昕澄不耐煩地說。

芊蘭微笑地說:「他們今天不會回來的。」

「妳早就知道了!

芊蘭點點頭說:「對不起,我一直沒有說。其實我在他們要去之前就知道了。」

「這是『心者』的力量!?

「是的。我摸了哥哥的手,他的心告訴我的。」

昕澄興奮地說:「好厲害喔!我一直以為這是個傳說!

芊蘭低著頭,小聲地說:「即使是『心者』……還是有看不到的東西……

「什麼!?

芊蘭微笑地說:「沒有。」

====================無心====================

今天的風特別地涼。芊蘭走到了外面,寧靜的大地,使得芊蘭的心也平靜了許多。

「你是『心者』!?」一個陌生人站在樹上說。

芊蘭擡頭看著那個人:「是的。」

那個人從樹上跳了下來「妳知道我是誰!?

「在進入妳的空間時,我就知道了。」

那個人驚訝地說:「妳在那時候就讀了我的心!?

「是的。」

「為什麼妳要成為『心者』?妳難道不知道妳會永遠看不到妳想看到的東西嗎?

芊蘭低下頭說:「我知道……當我要繼承『心者』時,我就知道了『心者』必須要放棄自己的『心』,以透視別人的心為使命。這是我的使命,我不能逃避。」

……使命……!!妳真傻!妳和曜一樣都是為了這個使命來阻止我完成預言!?

芊蘭走到理亞的身旁說:「即使永遠看不到自己的『心』!我只要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我就很幸褔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妳能為了姊姊犧牲這麼多!」理亞用力地抓著芊蘭的手臂。

芊蘭摸著她的臉:「理亞妳有一顆善良的心……不要蒙蔽它原有的真誠

「妳不後悔!?

芊蘭搖搖頭。

「如果我們不是因為命運……我很希望我們能成為好朋友。」

芊蘭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

於是理亞走了。

芊蘭看著天空說:命運……」她摸著自己的胸口:「『無心』……這就是我選擇的命運。」

突然在芊蘭的身後出現腳步聲…!!

「芊蘭!?」昕澄驚訝地看著芊蘭:「原來妳在這呀!這麼晚了還不睡?

原本被昕澄嚇一跳的芊蘭馬上露出微笑說:「因為睡不覺。」

昕澄看看四周:「我也睡不覺,我陪你。」其實昕澄是不放心芊蘭一個人待在那。

「真矢也真是的,幹嘛這麼刻意呢!太明顯了啦!妳說對不對,芊蘭……」昕澄正準備轉頭,突然芊蘭靠在他的背後。

芊蘭淡淡的體香讓昕澄有點不知所措「芊蘭……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芊蘭沒有任何反應。

昕澄轉身將芊蘭抱在懷中,再一次詢問她「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芊蘭將頭抬起來,目不轉睛地看著昕澄「我怕這種幸褔馬上就會消失

「怎麼突然說這個呢?」昕澄將芊蘭緊緊地抱在懷裡「我不准妳說這種話!妳知道嗎?我的族人都被愛莎妮亞給殺死,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要守護我自己的幸褔,我不能讓悲劇再一次重演了!」昕澄突然想起自己的族人被愛莎妮亞大屠殺的畫面,那血淋淋的一幕幕都讓昕澄一輩子也忘不了。

「昕澄…!」芊蘭感受到昕澄的『心』再害怕,她突然離開了昕澄的懷裡偷親了昕澄一下。

昕澄對芊蘭的舉動嚇了一跳「芊蘭!?

芊蘭露出了頑皮的笑容「剛剛的昕澄好嚴肅哦~~

……」昕澄看到芊蘭又展開笑容,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他捏著芊蘭的鼻子「妳呀!還真頑皮!

 

真矢……快來,快回來祈禱之塔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我必須告訴妳所有的一切……快來」曜的聲音不斷地出現在真矢的腦海裡。真矢睜開雙眼,回想著剛剛的夢境「曜叫我回去……可是

「喵~~~~~」小動物好像也醒了,不停地在真矢的身邊摩擦。

真矢抱起了小動物「你醒啦!對不起,吵醒你了!~~~

真矢摸著牠柔軟的毛「怎麼辨……我該怎麼回去呢?回到祈禱之塔?我也有很多問題要問曜

小動物目不轉睛地看著真矢,在牠額頭上的寶石突然發出了金色的光,而小動物被光所包圍漸漸變大,變成了一隻豹。紫色的長毛、白色的雙眼、修長的耳朵和之前的小動物完全不一樣,牠的氣勢如此駭人就像隨時會攻擊人的猛獸。封廷和藍恆也被這強烈的光給驚醒,馬上跑到真矢的房間。一進門就被眼前的龐然大物給嚇了一跳。

這隻不知名的動物靠近了真矢,真矢主動伸出手去摸這隻動物「你是……?

動物看了真矢一眼之後就咬著牠當初找到的書跑了出去。

「等一下!別走!」真矢也追了出去。

「真矢!」封廷和藍恆也跟在真矢的後面。

===================極夢======================

真矢和封廷、藍恆追著這隻動物來到了一座離艾緹利斯之泉不遠的森林,而這座森林的中心是由五棵槮樹所圍成的五角星型。

藍恆驚訝地說:「我從來都不知道艾緹利斯之泉的附近還有這座森林!

這隻動物跑到五角星型中,在五角星型中出現了人影!

「你們終於來了。」在五角星型中的人影說。

真矢和封廷、藍恆走進五角星型。

真矢好奇地問:「你在等我們?

在他們的眼前的這個男子,有著一頭白髮和紅色的雙眼。不知道為什麼真矢覺得他好像一個人,但真矢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這個男子摸著身旁的動物說:「我的極夢給你們添麻煩了!

「極夢!?你說這隻動物是極夢!?」封廷驚訝不已。

真矢不解地問:「什麼是極夢?

「極夢是一種生長在這個國家的動物,但牠十分少見,跟本就沒有人看過牠的真面目,牠是傳說的魔幻之獸!」封廷對這個男子充滿敵意:「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你會有極夢?

這個男子笑笑地說:「放心!我是個好人!我只是到處旅行,遊手好閒的人的旅人罷了!對了,我叫曉。」

雖然曉已經表明了身份,但封廷還是對他不太友善。

真矢說:「你一直在這等我們嗎?

「沒錯!是我叫極夢引導你們來這兒的。」

真矢看到曉手上拿著那本書:「你手上的書是……?

「喔!你說這本呀!你難道不知道這是預言書嗎?你不是已經看過了?

「預言書!?」真矢和封廷、藍恆三人異口同聲。

真矢說:「我只看得懂一些字而已

「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們」曉摸摸極夢的頭,極夢額頭上的寶石發出了一些影像。曉說:「你們身邊有人將要遇到生命的危險,你們再不回去的話可能再也看不到她了……」那影像出現的人正是芊蘭

藍恆驚訝地說:「芊蘭!?芊蘭會遇到生命危險!?怎麼會?

藍恆一說完馬上就急著要回去看看,封廷也跟在他的後面。封廷看到真矢沒有跟來,回頭看了看真矢「真矢妳不回去嗎?

「我……

曉笑嘻嘻地說:「真矢她必須留下來一下下,你放心好了!我會安安全全的送把她回去,你不用擔心啦!

封廷完全不理會曉,他看真矢「妳不回去嗎?

「你們先走我很快就會跟過來……

「好吧!妳自己要小心一點!

真矢點點頭。

曉笑嘻嘻地說:「我說你不用擔心啦!

於是整座森林只剩下真矢、曉和極夢。

「妳知道我為什麼只留妳一個人下來嗎?預言書的內容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曉手中的預言書突然自己打開來並且出現了真矢在艾緹利斯之泉中所看的字,這些字一直圍繞在真矢的身邊。

「這些字是……?

「它們正是妳的命運。妳在未來所會發生的事:悲傷的、痛苦的、快樂的,這些已經注定好的命運都記在這兒。」

「命運!?

曉微笑地說:「讓我來告訴妳,曜她所預言的事吧!

「你知道曜!?你也認識她嗎?

「我對她的事很熟,不過她並不認識我。曜她所預言的事:-------闇星從天隕落於世界,孕育火焰,光降臨於沌,青龍壓倒眾生--------』」

「這是什麼意思?預言中的『光』是我嗎?那『闇』呢?

曉微笑不語。

真矢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呀!我要趕快回去了!你說芊蘭有危險,我必須要趕緊回去才行。」

曉嘆了一口氣「其實那個女孩根本就活不了今晚。」

創作者介紹

月之聖境。淡水spa-吻仔魚的芳療小屋

吻仔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