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

「這是……學校!?為什麼」回來了!?我回到地球了!?

真矢看看四周,原本被歐利斯打破的窗戶竟然完好無樣!是做夢嗎?之前所遇到都是夢境嗎?真矢摸著額頭反覆思考著。就在這時校園裡響起鐘聲,真矢看著牆上的時鐘,天呀!已經八點了!真矢急忙拿起書包往外衝回家。真矢以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家,她拿出了鑰匙打開門:「我回來了!」自從真矢的父母去世後,屋子空無一人只有真矢一直守著這裡。雖然很孤獨真矢卻撐了過來,每當她回到家時,還是改不了長久下來的習慣,對空無一人的房子說: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啦!今天怎麼那麼晚呢?」一個溫柔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真矢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媽媽竟然從屋內走了出來!?「媽………………!?

媽媽卸下圍裙「快進來吃飯,餓了吧!

真矢點點頭,沒說什麼就跟著媽媽進屋。一切都好像沒發生過一樣,好平靜。真矢看著坐在餐桌對面的父母,享受著溫馨的氣份。

突然!!

爸爸的身體被分成兩半,鮮血一直不停地流了出來,在一旁的媽媽嚇的手腳發軟,下意識想逃出屋子,但是媽媽一出門四肢就被利刃給砍斷。真矢看到了這一幕一直拼了命地想救她的父母,但不管真矢如何靠近都無法摸到她的父母。真矢腦海裡一直沈睡的記憶突然被她眼前的一片血海給喚醒,真矢想起父母的死……………「不-------------------!」理亞這時從屋外走了進來,她的手上還沾染了一大片血漬。

媽媽的頭顱滾到真矢的腳邊,真矢拿起了媽媽的頭「媽媽………不要、不要--------------!

十歲那年,真矢還是一個國小四年級的小學生,她的父母被理亞殺死,這一幕真矢親眼看到,但小小的她一直將這件事封閉在心裡,一直認為父母是車禍死的……..

 

包圍在真矢的黑霧越變越黑,芊蘭的光快被黑暗給吞沒,突然一股力量流入了她的體內,芊蘭轉頭一看,是封廷和藍恆。

「哥哥!」芊蘭好驚訝。

「快想辨法救她,闇的力量越來越大了。」

芊蘭的身上恢復了原有的光,她將眼睛閉上試著將自己的心和真矢同步……

==========================================

「不要!不要---------------!!」真矢的淚水不停地流了出來,心就像是被撕裂開來一樣。

真矢看看四周,到處都是一片黑暗,除了自己之外什麼都看不見……這就像是她的心一樣。

突然,一道曙光出現在真矢的面前「真矢……

「誰!?

「勇敢的面對你的心,你就能看到我,請你勇敢的面對你的心……

「面對我的心?」真矢將手放在自己的心上,閉上了眼睛。

在真矢面前的人她的形體越來越明顯「你好!我們是初次見面吧!」芊蘭微笑地說。

「你是…….?

芊蘭指著真矢的心說:「我我是你的心呀!

「我的心!?

「你很愛你父母,就算他們不是你的親生父母,對不對?

真矢點點頭。

「即使理亞殺了你的父母,你還是不恨她,對不對?

「我……我沒辨法恨她,我沒辨法……我沒辨法」真矢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芊蘭捧著真矢的臉,將額頭靠在真矢的頭上「後悔,就是教導我們以後--------如何不再重蹈覆轍。你已經反省很多了,反省過後要看著前方,走得比以前更遠更踏實。」芊蘭擦了擦真矢臉上的淚珠「去尋找屬於你自己的真理,去祈禱之塔那裡有你要的答案。」

「你喜歡那個人嗎?」芊蘭指著前方的人,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是封廷!?前方的人是封廷!?真矢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芊蘭微笑地說:「你喜歡他嗎?

真矢點點頭。

「他一直都很擔心你。快回來吧!大家都在等你。」芊蘭伸出了手,在她的手出現了一個光球。芊蘭將光球放在真矢的手上「這是你母親留給你的--------光。」

「母親留給我的?」真矢把它放在懷中。

母親的溫暖就好像從光球中傳到真矢的身上,光球進入了真矢的身體裡。

真矢的身體發出了光芒,包圍在真矢身旁的黑霧漸漸被光所取代,『空』已經被破解了。就在這時真矢突然從空中掉了下來,封廷在下面趕緊抱住了她。

「真矢!?」

真矢睜開雙眼「封廷……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你的傷……!

「已經沒事了。」

真矢看看四周「芊蘭!

芊蘭用了太多的體力而昏倒在藍恆的懷中。

真矢抓著封廷的衣服,急忙地問:「芊蘭沒事吧!她怎麼了?

藍恆說:「沒事的。她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馬上就會醒來了。」

真矢握著芊蘭的手「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芊蘭。」

 

「沒想到『心者』竟然還存在在這個國家……『空』被破了真矢你能破除『空』,但你是無法破除預言的……」理亞說完就消失在空中。

==================艾緹利斯之泉================

芊蘭昏迷了兩個多星期,終於恢愎了體力。而昕澄的手也在芊蘭的照顧下漸漸的康愎。

「只剩下一位了,只要在找到一位擁有的龍之印的人就可以讓五個支柱復活。」昕澄興奮地說。

「還剩下一位……」真矢好像想到了什麼。

封廷關心地問:「怎麼了?你想到了什麼了嗎?

真矢搖搖頭說:「沒有。我沒事。」

封廷摸了摸真矢的額頭「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沒有發燒呀!

真矢看著封廷:「封廷你真溫柔……」突然真矢又想起理亞所說的話----------我會讓封廷也這樣死去的。她的心又一陣抽痛。

「真矢…!?

這時藍恆從門外走了進來「你們跟我來一下。」

真矢和封廷、昕澄互相看了一眼對方也沒說什麼就跟著藍恆出去。

昕澄好奇地問:「藍恆你要帶我們去那?

艾緹利斯之泉。」

「哥哥!」芊蘭從房裡走了出來,她偷看了昕澄一眼。昕澄好像也發現了芊蘭的目光,馬上就臉紅了。

在一旁的真矢看到了這一幕都忍不住想要偷笑。真矢笑著說:「我看昕澄留下來好了,你的傷還沒完全好就別跟我們去了。」

「可是……

「還可是什麼!不用擔心我,我們三個人去就可以了。你待在這保護『心者』吧!

說到這,昕澄和芊蘭都臉紅了。真矢又在一旁笑著不停。

「我們走了。」藍恆對芊蘭說。

看到藍恆也認同了,芊蘭高興地抱住藍恆「謝謝哥哥!

「要小心點喔!」藍恆關心地說。

「知道了!

於是昕澄就留下保護芊蘭。

封廷不解地問:「為什麼要讓昕澄留下呢?

「你難道看不出來他們感情很好嗎?」真矢笑著說。

「也許吧!

「那不就對了嗎!

「就快到了」藍恆帶領著真矢和封廷來到了艾緹利斯之泉。

封廷看看四周說:「藍恆,你帶我們來這有什麼事?

藍恆指著艾緹利斯之泉:「在那個泉中留著光之族最後的遺跡……

……….遺跡!!」真矢和封廷兩人異口同聲地說。

封廷看著真矢說:「要去看嗎?

真矢點點頭說:「嗯!我想去看看!

真矢走到泉邊,她一步步地走進泉中,奇妙的是--------真矢竟然浮在水上。封廷放不下心真矢想往真矢的方向走去,但被藍恆給阻止了。

藍恆說:「不會有事的。光之族最後的遺跡只能她一個人去看才行。我們在這等她就行了。」

創作者介紹

月之聖境。淡水spa-吻仔魚的芳療小屋

吻仔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