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之族======================             

藍恆使用了水之印將真矢等人帶到了水之族的村落,也是瑟麗斯安唯一剩下的村落了。

「芊蘭!快來呀!」藍恆向屋裡大叫著。

不一會兒屋裡走出了一個少女,年紀比真矢小,差不多13~14歲。「哥哥!你回來啦!----這個人怎麼傷成這樣!

「芊蘭,快扶這個人進去,幫他療傷,他流了很多血!」藍恆指著昕澄說。

「喔!我馬上就去做。」說完芊蘭急忙跑到昕澄的身邊,扶起了昕澄,而藍恆則是擡起了封廷進入了屋內。

芊蘭側著頭看著外面的真矢「那個大姊姊怎麼了?她的眼睛好像……」芊蘭跑到真矢的身旁,牽著她的手「大姊姊妳怎麼了?快進來吧!-------!

「芊蘭,發生什麼事了?

 芊蘭哭著說:「這個大姊姊的心再哭泣,她把自己的心封閉起來了,她怕面對事實……所以她把心封閉起來了……」芊蘭是瑟麗斯安裡唯一能夠讀心的人,只要讓她觸摸手就能知道那個人的心中的想法。

藍恆摸著芊蘭的頭安慰著她「別哭了,她一定會沒事的先幫那兩個人療傷,他們傷得很重。」於是藍恆和芊蘭分別替封廷和昕澄治療。

藍恆撕開了封廷背部的衣服赫然發現----------背上的傷竟然漸漸消失,不一會兒已經看不見傷口了藍恆心想:這個人……好奇怪就算是瑟麗斯安裡魔法最強的導師-特洛夫也不可能辦到……他到底什麼人……

這時封廷睜開了雙眼,他突然覺得身體好痛,而且全身都沒有力氣,他試著用手撐起身體,但郤失敗了。藍恆看到封廷醒了,急忙叫他敢快躺下。

封廷的身體還十分虛弱,他看著站在他面前的藍恆好奇地問:「你是誰?

「我叫做藍恆,我在艾緹利斯之泉發現了你和那位少女,那時你已經受傷了

封廷想起了當時的一幕幕「真矢呢?她在哪?

藍恆指著坐在外面的真矢「你說的那個女孩就在那,不過……

「不過什麼?真矢有受傷嗎?我要去看看她」說完封廷就下床準備去看真矢。

藍恆並沒有阻止他,他扶著封廷走到了真矢的面前,封廷看著真矢驚訝地說:「妳怎麼了?真矢快看看我,我的傷已經好了……」封廷摸著真矢的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真矢會變成這樣」  

真矢因為受到了刺激而封閉了自己,她現在就像是一個人偶,沒有任何表情,眼神十分空洞,為什麼呢?真矢到底再害怕什麼……?

 

「剛剛那個魔法是水之印!」賽音商界驚訝地說:「沒想到還有人會使用這個魔法……

「賽音商界,妳也太大驚小怪了吧!」從賽音商界的上空出現了一個少女。

「理亞大人!」賽音商界急忙跪下。

理亞揮了揮手說:「這裡又不是聖殿,不用那麼拘束,快起來!」理亞是愛莎妮亞的心腹……也是真矢的『妹妹』。理亞和真矢都是光之族的後代,但理亞郤必須被除死,就在她快要死的時候,愛莎妮亞救了她,把她留在身邊,教導她魔法,讓理亞成為她的助手。

「賽音商界,水之印是無法帶那麼多人的,那些人可能還在這附近,快把他們找出來!

「是!屬下馬上就去找!」說完賽音商界就消失了。

理亞望著天空心想:姊姊…我們就快見面了…理亞的身上突然出現了一陣黑色的霧,這個煙包圍住了理亞並且讓理亞浮在空中。

 

======================真理======================                       

封廷摸著真矢的臉,看著真矢美麗的雙眼現在竟然變成了那麼暗淡,他的心不停地抽痛。突然真矢的身邊出現了一陣黑霧將真矢包圍住,這陣煙把封廷和真矢完全隔離,不管封廷怎麼接近都被彈了出來,就這樣真矢被黑色的霧團團包圍並且浮在空中。

「真矢!真矢!」封廷看到真矢被黑霧包圍,緊張的亂了方寸。

藍恆按住封廷的肩膀「別太心急!那個魔法是『空』,是一種能心對心溝通的魔法,這個魔法十分危險……而且現在會使用這個魔法的人……已經很少了

 

真矢睜開了雙眼「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我的空間。」理亞站在真矢的後面「妳已經忘記我了嗎?這也難怪,我們一直都沒機會見面……我是妳的『妹妹』妳都忘了嗎?

「妹妹!?我不知道我還有妹妹...    

「妳當然不會知道……因為當妳正在地球過著幸福的日子時,我在這裡必須接受處死!」理亞指著地板,突然地板出現了一些畫面:

有兩個嬰兒出生了……是雙胞胎……光之族的後代,這兩個嬰兒是光之族僅存的人………突然有一個人從房門走進來,那個人有著一頭美麗的白髮和紅色雙眼……

「那個是!……為什麼會在這!?」真矢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人竟然是!!

曜看著雙胞胎的母親「把她交給我吧!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一定要這樣嗎?這個孩子才剛出世而已這對她來說實在太殘忍了

光之族僅存的兩個嬰兒,一個是光,一個是暗……她們是不能同時存在的必須要一個人死」曜從那個母親的手中抱走了一個小嬰兒。

「不-----!!別把孩子抱走!她是我的骨肉,不管她是不是暗,她都是我的孩子……」母親的哭喊聲並沒有使曜停下腳步。

這一幕深深地印在真矢的腦海裡,母親的容貌對她來說已經沒有印象了她那時淚流滿面的樣子,真的讓真矢心好痛……

「對不起!為了這個國家的未來你必須死」曜看著她手中的小嬰兒,她拿出了一把利刀狠狠地往小嬰兒的胸口刺了進去….

「不----------------!!」真矢不相信這是真的,她摀著耳朵,眼淚不停地往下流。

理亞冷靜的說:「後來我被救活了,是愛莎妮亞救我的。在我還是嬰兒時,我就能聽到外面的聲音,你剛看到的只是我兒時記憶的一部分。」理亞突然狂笑「連曜都沒想到我那時已經能聽懂她所說的話,而且我還能活下來,我要實現曜的預言---毀滅這個世界!

======================心者=====================  

「『空』!?你說的是那個已經被禁止的魔法嗎!怎麼會……!!如果用不好,真矢會一輩子都出不來的」封廷激動地說。

芊蘭從房裡走了出來「讓我來救她吧!

「你是……!我小時候曾經聽過特洛夫說過這個國家擁有一位『心者』,但沒想到真的有,我還以為這只是傳說。」

「『心者』一直由我們水之族保護著。」藍恆回答。

芊蘭看了藍恆一眼「哥……」她用手指點了藍恆的額頭,突然藍恆的額頭出現了一條青龍,在一旁的封廷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哥,請你保護光之族的少女,只有她能救這個國家。」說完芊蘭走向真矢的身旁,她舉起雙手觸摸那包圍真矢的黑霧,芊蘭的身體開始發光。

 

「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受了這麼多苦對不起」真矢的眼淚還是不停地流下來。

理亞摸著真矢的臉溫柔地說:「你為什麼要哭呢?真矢你喜歡封廷嗎?

真矢被理亞突然的問話嚇了一大跳,臉上還掛著淚痕,她不明白理亞為什麼要問她這個。

「你還記得你在地球的父母是怎麼死的嗎?你不會忘了吧?呵呵呵~~~我會讓封廷也這樣死去的。」

理亞的話使得真矢想起了父母的死,真矢搖著頭說:「爸爸和媽媽是車禍死的,車禍死的」真矢的腦海突然出現了父母被分屍的畫面,到處都是血……..爸爸媽媽的身體變得殘破不堪….

真矢摀著耳朵「不對!那不是爸爸媽媽………..那不是!爸爸媽媽是車禍死,是車禍的……..

「你想起來了,對吧!」理亞摸著真矢的臉:「是我殺死你的父母,地球人真是脆弱呀!

當理亞說出了這個事實時,真矢的眼睛已經被眼淚模糊的看不清任何事物,她好累好累,真矢睜開了雙眼,突然她的四周改變了。

創作者介紹

月之聖境。淡水spa-吻仔魚的芳療小屋

吻仔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