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路途上他們遇到了許多歐利斯的手下,牠們緊追著真矢不放。歐利斯這時已來到了妖精之都,看著那些無數的人頭和一片血海,正狂笑著。

在他的背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少女「歐利斯!你還在這享受你的樂趣呀!」這個少女就是『赤獸』

歐利斯轉頭看著她「妳來這幹什麼?

莎妮亞女王要我來看著你的一舉一動,快點殺掉他們!否則……」說完少女就不見了。

「可惡!別走!」歐利斯非常生氣,但是也沒辦法,於是他透過他的手下找到了真矢,真矢他們現在正前往艾緹利斯之泉。   

這時少女來到了祈禱之塔「曜,妳守護這個國家也有二千多年了用這麼微弱的力量累了吧!

 曜趴在床上,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妳妳是誰

「好好看清楚我是誰吧!妳該不會已經忘了我!

 曜抬頭一看,她嚇了一跳「為什麼妳不是已經……

「已經死了,對吧!為了這個國家為了妳所心愛的人,妳選擇了姊姊,將她送到了地球,而我呢?我就必須死!

「不是的……

「還好莎妮亞女王肯收容我。我恨姊姊!我恨她!我要讓她也嘗嘗我的痛苦!

 「都是我的錯……不關妳姊姊的事要恨,就恨我吧……

  少女抓住了曜的脖子「為什麼你們總是那麼保護她?同樣是光之族的後代,為什麼我就必須死?

 「對不起……

少女放開了曜「我會實現那個預言的,我要讓妳後悔一輩子。」少女說完就消失了。

======================孤單======================   

 這一幕正好出現在真矢的夢中。

真矢被嚇得全身冷汗「那個少女是誰?我好像好像看過她」真矢走到了屋外。一直忙著尋找同伴的她都沒有時間能好好地看看瑟麗斯安這個國家,真矢走到了艾緹利斯之泉「好漂亮的湖!」真矢發出了驚嘆聲。艾緹利斯之泉其實是一個大湖,位在瑟麗斯安的東南方。

「這個地方很漂亮吧!」突然有聲音出現,嚇了真矢一跳,害得真矢差點跌倒。

  封廷扶起了真矢「對不起!嚇到妳了,沒事吧!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做了惡夢,所以睡不著。」

 「原來如此!

  真矢躺在草地上「這個地方真的好美我已經好久沒像這樣放鬆心情了。」

「想家了嗎?

真矢搖搖頭「我的父母早就過世了,在我十歲的時候,發生了一場車禍,只有我活了下來我常常再想:為什麼只有我留了下來?如果那時候我也死了,就不會那麼孤單了

「笨蛋!不準妳有這種想法!妳這樣就想尋死……那我」封廷突然不說話了。

看到封廷這樣,真矢嚇了一跳「對不起!封廷你別生氣,我不會再那麼消極了,對不起!

「妳看我的眼睛是紫色的吧!

 真矢點點頭。

「在瑟麗斯安有一個禁忌,只要是擁有紫色眼睛的人就是不祥的象徵,必須處死!

「怎麼可以!」  

封廷繼續說了下去「可能是母親知道我的眼睛是紫色的,所以把我遺棄了。我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親情,什麼是愛?因為都沒有人教我沒有人關心我,每個人都十分厭惡我,人類都是那麼簡單就會愛上別人嗎?我不懂...

真矢突然抱住了封廷「別說了對不起!我什麼都不知道你一定很痛苦吧對不起

「已經不要緊了後來導師-特洛夫收容了我,除了教我魔法,還教了我許多東西。」封廷擦拭著真矢的眼淚「所以別再說那種話了好嗎?

真矢點點頭。  

封廷微笑地看著真矢「別哭了妳看天空,今天好多星星喔!」封廷指著天上的星星「妳知道曜所占卜的那個預言是什麼嗎?

突然有東西從艾緹利斯之泉冒了出來。

「小心!」封廷急忙抱住真矢,歐利斯就趁這時跑到封廷的背後,封廷閃避不及「啊--------」封廷的背後出現了三條鮮紅的抓痕,真矢嚇呆了。歐利斯郤沒有因為這樣而手下留情,反而想要至他於死地。就在這時,有一個人影從樹叢跑了出來,阻止了歐利斯的攻擊。

「是誰!?

那個人並沒有回答。

「可惡的傢伙竟然敢來妨礙我!」歐利斯衝向那個人,不停地做出攻擊

但那個人郤輕易的躲開了,那個人高舉雙手「水龍陣!」從那個人的手中出現了好幾條水柱,那些水柱衝向了歐利斯,歐利斯用盡了所有力量都抵擋不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啊--------」歐利斯被吞噬掉了。

======================心痛====================                    

那個人走到封廷的身邊「哇!傷得不輕呀!

真矢被嚇得哭了出來「拜託你……救救封廷救救他

昕澄聽到了打鬥聲急忙地跑了過來,看到封廷傷成這樣,不禁嚇了一跳,再他還沒恢復過來敵人又出現了。一個穿著十分性感的女人在空中突然出現,她用一種很鄙視的眼神看著真矢他們。

「沒想到歐利斯竟然會死在這些人的手上,哼~~~」這個女人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我是愛莎妮亞的直屬部下---賽音商界,我不會讓你們再前進一步了!」說完賽音商界開始攻擊「冰雪湅殺!」陣陣冰雪撲向真矢他們,使得他們動彈不得。

「風之魔!」昕澄將賽音商界的攻擊擋了下來。 

「呵……你還滿厲害的,不過」賽音商界突然跑到昕澄的面前,摸著昕澄的下巴「不過這只是再做垂死的掙紮,呵呵……」

「妳這個女人」昕澄甩開賽音商界的手「風之魔!」在昕澄四周的風突然化成了一群魔物往賽音商界的方向攻擊。

 賽音商界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臉就已經被昕澄的風給割傷了「可惡我要殺了你們!

氣溫一下子下降了許多,沒多久四周就開始結冰了。賽音商界所散發出的寒氣使得天氣變得十分寒冷。                       

 昕澄走到真矢的身邊「真矢振作點!真矢!妳有聽到我說的話嗎?真矢!」真矢現在跟本聽不到任何聲音,封廷所受到的傷讓真矢感到十分內疚,真矢將自己的心封閉起來了。昕澄轉頭看看身旁那個人「是你救了封廷嗎?謝謝你,請問你叫

「藍恆。」藍恆指著昕澄身旁的真矢「那個女孩好像受到不小的刺激,可能是因為這個人受傷

 溫度越來越低了。       

「風圓防除!」昕澄在四周做了防護膜「真矢快醒醒!真矢……

突然賽音商界闖入了昕澄的防護膜,賽音商界捉住了昕澄的手「我要讓你知道弄傷我美麗的臉的代價!

賽音商界用尖銳的冰狠狠地刺進昕澄的右手「啊----------」昕澄的右手不停地流出大量的鮮血。

「住手!」藍恆舉起了雙手「水流切刃!」一道道尖刃的水流往賽音商界的方向攻擊,賽音商界急忙躲避。

「水之印!」藍恆的四周出現了一層薄膜,就像泡泡一樣,將真矢他們給包圍起來,一瞬間,真矢他們全消失了。

這個魔法只有水之族的人才能使用,是一種瞬間移動的魔法。

創作者介紹

月之聖境。淡水spa-吻仔魚的芳療小屋

吻仔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