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真理]

闇星隕落,孕育火焰,光從天降,壓倒眾生

 

「高中部,二年八班,副班長請到導師室!

真矢又勿勿忙忙地去找老師了,她是個非常能幹的學生,待人十分親切。有著一頭烏黑如夜空的長髮,讓真矢增添了幾分神秘的色彩,老師們都很喜歡她。真矢看著外面的天空,今天的天空就好像要告訴什麼似的,紅的像鮮血一般。真矢呆了一會兒,低下了頭。從小真矢就對一些事物十分敏感,尤其是〝血〞突然對面來了一位男老師,他們兩人擦身而過,真矢聞到了鮮血的味道,覺得十分不舒服而昏倒了。

=====================血夢=====================                                                    

「血!到處都是鮮血、屍體,一個人也沒有!」真矢從夢中看到了可怕的景象。

「救救我們!求求妳,救救我們!光之族的少女!」有一個少女一直在呼喚她,這個聲音一直留在真矢的腦海裡,但是真矢怎麼也想不起那少女的模樣。

真矢不知不覺地在保健室睡了一天,當她回到教室時已經天黑了,教室空無一人,真矢收拾著書包,突然發現有一個和真矢同年紀穿著一襲黑衣的灰髮少年,站在門口。這個少年有一雙紫色的眼睛,非常漂亮。「妳就是光之族的少女?」少年用一種輕視的眼神看著真矢。

突然有一陣血腥味,真矢和那個少年都發覺不太對勁。

有個男老師從走廊的盡頭走了過來「你們怎麼還不回家?」

「味道有血腥的味道……」真矢覺得不太舒服。

那個男老師對真矢做出了攻擊的動作。

「小心!」少年跑到真矢的身邊抱住了真矢,但衝擊波實在太強了,他們倆人都摔了出去。窗戶破了,玻璃割傷了少年的雙手。

老師一步步地接近他們「沒想到竟然有人保護妳!

「歐利斯,你把那些人怎樣了。」

 「你你也來到這個世界!是預言師叫你來的!?」

 少年舔著從傷口流出的鮮血「沒錯!歐利斯人類很好吃吧!

「呵呵……的確很美味」歐利斯對少年做出攻擊,少年很輕易地躲過了。

「喂!你叫真矢吧!你應該有看到那個夢,那個預知夢!」少年一邊攻擊一邊說著。

「你們到底是誰?」

這時歐利斯擺脫了少年的攻擊,轉往真矢的方向。少年急忙跑了過去,但歐利斯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真矢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在歐利斯的手快要抓住真矢時,一陣火焰阻止了歐利斯前近,這個火焰正是少年所發出的。

歐利斯露出可怕的笑容「呵呵……今天先放過妳。」一瞬間歐利斯就化成一隻黑色的大鳥不見了。

少年走到真矢的面前「妳真的是光之族的少女嗎?妳應該有這個胎記吧!」少年露出了手臂,在少年的左手臂上有一條青龍。

真矢看到這個圖案驚訝地大叫「你怎麼也有這個胎記!

「有這胎記的人還不只我們兩人!光之族的少女請妳救救我們的國家!救救瑟麗斯安!

「瑟麗斯安!?」

「瑟麗斯安是一個以魔法立國的國家,她就存在這裡的反面。我叫做封廷,是預言師派我來接妳的。」

突然有一陣強光包圍住了封廷和真矢,他們兩人就在一瞬間消失了。強光將封廷和真矢帶到了瑟麗斯安的祈禱之塔。祈禱之塔是預言師占星的地方,也是瑟麗斯安最神聖的地方。

======================星見=======================

「光之族的少女,歡迎妳來到瑟麗斯安的祈禱之塔,我是這裡的預言師-曜。請妳救救瑟麗斯安!」在真矢的面前出現了一位少女,外表看起來比真矢的年紀還小,有著一頭美麗的白髮和紅色雙眼,但實際的年齡卻已經有二千多歲了。她無法看、無法說、也無法聽,甚至無法行走剛才所說的話,完全就是以『心』傳心來溝通的

 「為什麼是我呢?」

「因為妳的身上有著傳說中的騎士所擁有的龍之印,那個血夢就是不久之後的瑟麗斯安……黑暗女王-愛莎妮亞和『赤獸』想要毀滅這個地方,現在必須讓五個支柱復活才行,真矢現在只有妳能救這個國家了。」

 「赤獸……?

「赤獸是愛莎妮亞的忠心部下,他們是由一群魔法師所組成的團體,實力和人數都難以估計。」

……我該怎麼做?」

曜指著真矢身後的封廷「傳說中的騎士共有五位,而妳和封廷是其中的二位,你們必須找出剩下的三位,他們身上擁有和你們一樣的胎記……

曜的身邊走出了一位老人,他揮舞著柺杖「魔法傳承!」突然一陣光芒在真矢的身邊圍繞著,一瞬間光芒跑進了真矢的身體裡,真矢覺得身體充滿了力量。

「我已經將光之魔法傳給妳了,剩下只能看妳的自己了。」這個老人其實就是瑟麗斯安唯一的導師-特洛夫。

突然地殼開始震動,祈禱之塔搖晃地十分厲害,曜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透明的球,她將球拋到了空中「你們快逃離這裡預言就快實現了……希望你們可以拯救瑟麗斯安」透明的球將真矢和封廷包圍住,封廷看著外面的曜和特洛夫激動的敲擊球壁「預言師、導師,快逃!你們快逃!預言師、導師……

「封廷真的長大了不少,剛遇見他時才三歲」特洛夫摸著鬍子笑著說:「時間過的真快」特洛夫的腳開始變成石頭而且一直往上擴張,不久就變成一座石像。

曜流下了眼淚「對不起讓你們接受這麼殘酷的事實『占星』是無法『改變』未來的……

=====================同伴========================     

透明的球將真矢和封廷帶到了妖精之都,這個城市是瑟麗斯安的重要都市,每天都有很多人來到這裡。

封廷憤怒地搥著牆壁「可惡!」原本已經好的傷口這時又裂開來了。

「別這樣傷害自己他們一定會沒事的」其實真矢知道這只不過是安撫人心的謊言罷了!特洛夫已經變成了石像而曜也已經……

 真矢撕下了一塊布,幫封廷包紮傷口「對不起這個傷口是我害你受傷的對不起!

「不要緊啦!已經不痛了,現在我們先去填飽肚子,再去找剩下的人吧!

於是他們倆人來到了一家餐廳,才剛坐下來,就有一個人走了進來。這個人長得很高,而且在他的肩上還站了一隻金色的大鳥。

這個人走到真矢的身邊「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坐嗎?」真矢看看封廷,封廷點點頭「可以呀!

封廷和這個人聊了一會兒,原來這個人是風之族的後代,名字叫做昕澄,而他肩上的大鳥就是他的守護獸,風之族的人都有一頭美麗的金髮,昕澄也不例外。封廷和昕澄很快就成為好朋友。  

突然有幾隻怪獸衝進了餐廳,許多客人都早已嚇跑了。

封廷手中出現了火焰「火之影!」好幾顆火球衝向怪獸,昕澄肩上的大鳥這時飛了起來「風之刃!」大鳥化成了一把利刃殺死了許多怪獸,但是怪獸還是不斷再增加。

「這樣打也打不完!」真矢跳上屋頂。

「真矢妳想做什麼?」

「別待在那,小心等一下變成烤雞。」真矢站在屋頂上高舉雙手「光束暴雨!

 一瞬間怪獸們都被消滅了。    

昕澄嚇了一跳「原來妳是光之族的少女!我找妳很久了。」昕澄露出了大腿,在他的腿上有一條和真矢、封廷一樣的青龍「現在風之族只剩下我一個人。其他的族人已經全被愛莎妮亞殺死了是曜叫我來找妳的

 曜!?犧牲了一切,以占卜未來為義務的預言師。長久下來一直守護著瑟麗斯安

「還有兩位!」封廷拍拍真矢的肩膀「走吧!我們再去尋找下一個夥伴!

創作者介紹

月之聖境。淡水spa-吻仔魚的芳療小屋

吻仔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